青藏高原深藏2000噸黃金8000萬噸銅,密碼被破解,西藏變資源福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國家基業》之六

弄清甲瑪礦床形成的地質背景、控礦因素和形成機理是頭等大事,唐菊興和專家們打算解開這道爭論半個多世紀卻沒有結論的難題。自1951年以來,人們對甲瑪礦床成礦原因的認識莫衷一是:從李璞等人提出的「高溫熱液充填交代型」,到上世紀90年代提出的「海底噴流沉積型」,雖是百家爭鳴,卻難下定論。2007年底~2008年初,唐菊興和專家組對前人留下的資料和甲瑪成礦地質條件進行了反覆深入的分析、研究和論證,最終認定,甲瑪的矽卡岩雖然整體上有似層狀特點,但成因還是屬於「高溫熱液充填交代」,確定用「斑岩—矽卡岩」成礦理論來指導甲瑪找礦實踐,明確了尋找隱伏大型斑岩銅礦的目標。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008年春,唐菊興帶領團隊,頂風冒雪,開展地表踏勘填圖、坑道和採空區編錄等工作,大量樣品證明了找礦思路的正確性:甲瑪的矽卡岩中存在晶洞,說明屬於「高溫熱液充填交代成因」而不是「海底噴流沉積成因」,礦區深部必然存在隱伏岩體,而岩體是「成礦之母」;甲瑪礦體角岩中存在鉬化礦,肯定了晚第三紀大規模的成礦作用不僅發生在驅龍,也延伸到了甲瑪。項目組打破常規布置了ZK1616等深部探索孔,發現了厚度達250多米的大礦體。3年鑽探13萬米,世界級超大型銅礦終於揭開面紗。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008年初,華泰龍公司在加速礦業權整合的同時,迅速組織6支勘探隊伍、30多名技術人員、33台鑽機和400多名施工人員,在甲瑪礦區海拔4600米~5300米的崇山峻岭間擺開了勘探戰場。高原地帶空氣稀薄,含氧量僅為平原的40%~60%,相當於一個人背負著二三十公斤的重物在工作,地質隊員體力消耗異常大,加上天寒地凍、狂風肆虐,在山上作業的隊員們吃盡了苦頭,他們以超人的毅力和意志與惡劣環境對決。

有付出必有收穫。當年,勘探隊員們就創造了奇迹:完成兩個大型勘探報告的編寫,相當於正常情況下3年的工作量;完成鑽探進尺50600米,相當於過去20年國家和自治區在甲瑪投入的勘探總量;實現每萬米鑽探控制銅46萬噸,超過當時國內最大的江西德興銅礦。為了提供詳實的地質資料數據,他們按照國際慣例,建成一座庫容5萬米、國內一流的岩心庫,並研發軟體,實現了岩心信息的計算機查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截至2009年底,地質工作者們在甲瑪累計探獲工業礦體儲量11億噸,地質資源量可摺合成當量銅1050萬噸;到2011年9月,累計完成進尺13.5萬米,探獲當量銅資源量超過1500萬噸;隨著勘探工作的進一步開展,甲瑪當量銅資源量有望突破2000萬噸。(據報載:10年來華泰龍公司累計生產銅17.76萬噸、黃金7050千克、銀35.99萬千克,實現銷售收入80.01億元,上繳稅費10.89億元,年納稅多年居西藏自治區礦山企業第1名,帶動墨竹工卡縣從貧困縣一躍成為全國率先實現「三大民生工程」的富裕縣。)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甲瑪,藏語意為「百里挑一的富地」,在地質工作者前赴後繼的努力下,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礦,變成了有望躋身「世界十大」的超大型銅礦,創造了青藏高原地質勘查史上的奇迹。

歷時十多年的國土資源調查結果顯示,預計整個青藏高原礦產資源總量可達銅8000萬噸、金2000噸、鉛鋅3000萬噸,有望成為中國最大的資源儲備基地。中國地質調查局等完成的《青藏高原地質理論創新與找礦重大突破》項目(簡稱「青藏項目」),被授予年度唯一一項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該項目在青藏高原新發現32個大型-超大型礦床,潛在經濟價值2.7萬億元人民幣。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據介紹,青藏項目通過產學研聯合攻關,首次發現岡底斯、念青唐古拉、班公湖-怒江三大巨型成礦帶,發現驅龍、甲瑪、雄村等7個超大型和25個大型礦床,新增資源儲量包括:銅3194萬噸、鉛鋅1519萬噸、金569噸、銀23015噸,分別相當於12年前全國保有資源儲量的54%、12%、15%、21%。其中,驅龍銅礦儲量1036萬噸,規模躍居中國國內第一,相當於20個標準大型銅礦;甲瑪多金屬礦相當於10個標準大型銅礦、5個標準大型金礦。

西藏由此將成為富庶之地,中華大地的山山水水,也將因為「文明使者」銅金屬礦的頻繁降臨和齊飛共舞而愈加錦繡。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未完,待續 下一章請看「」進山勘探被土匪劫持「